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保洁员负责区域有烟头该不该罚 不是可不可怜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4-04 14:22

烟头在熄灭之后,反而点着了“火”。

近日,某城市一位农民工兄弟下班路上扔了一个烟头,被罚款200元。在路人拍下的视频中,他带着哭腔:“工钱还没结,身上没这么多钱啊。”

挣200元,他要搬1万块砖头,或卖掉80公斤小麦。这条新闻的评论区炸了锅:“他那包烟才两块钱呀!”

以上,其实是我的杜撰。之所以赌上职业生涯写下这条“假新闻”,是因为一条真正的新闻。

最近,根据西安媒体报道,当地不少街道保洁员因为负责区域有烟头被罚款。一个烟头1元、2元、5元不等,有的人一个月被罚了200元。报道称,这些保洁员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,月工资两千多元,这么罚让人“心疼”。

这条新闻刺痛了大量网友的心。有人评论道:“谁扔罚谁,扔一个罚二百!”

那么,如果扔烟头的是一个比保洁员身份更弱势、收入更低的人,这钱还罚吗?

在报社做编辑,版面上出错要罚钱、公示,错一个字罚两百元。更厉害的“错”,要掉饭碗——这位编辑家老人病了,孩子上学,就不罚了吧?怎么可能,制度要是比猴皮筋儿弹性还大,约束力就谈不上了,读者会看见满篇的错别字,报纸会失去公信力。

街道保洁员的生活处境令人同情,但一位劳动者的收入低,他的职业素养就一定高吗?福利差,他工作态度就一定好吗?工作环境恶劣,他就一定是爱岗敬业的楷模吗?不管他的鞋子破不破,只要是人,就都有可能偷懒、糊弄、开小差,所以需要工作制度的规范与约束——无论是因差错而受罚,还是因优秀而受奖。烟头既可能从豪车的车窗抛出,也可能从建筑工人的指间落下,它们都污损环境。

有人会说,收入那么微薄,他们凭什么被你指点。回报低的工作也有考核的底线,更何况针对烟头,我们应该讨论的,真的是保洁员可不可怜,扔的人可不可恨吗。

我的家乡西安,很想根除烟头。因为它不仅破坏环境卫生,还显得俺们素质不高,是“创卫”和“创文明”的敌人。为了表示跟烟头干到底的决心,大家想方法、攒制度、做宣传、搞活动,努力让市民“知行合一”,减少坠地的烟头。

总还是有人扔,所以烟头坠地之后也得快点有去处。这任务一层层下降,一件件落实,最后化为街道保洁员盯着街面不敢眨眼的日日夜夜。

他们扫的是烟头吗?他们扫的是西安的脸面。提升市民素质、加强公民意识从而让城市从脸面到内在都变得更美好——根除烟头的初衷是好的,但治理这种最小的问题,往往挑战着一个城市最大的智慧。简单地定目标、压任务,最后再用罚款这种方式让保洁员“埋单”,是急躁的、有待商榷的、缺少温度的。